?>?新闻?>?国内新闻 > 正文

苹果ipadair使用

偷袭喀朗施塔得军港

????

1918年12月,英国派出一个快艇支队到里海支援俄国白军与伏尔加河河口上的苏维埃俄国炮艇作战。这个支队隶属于所谓的北俄罗斯维和部队(North Russia Relief Force action,看来打着维和之名做着干涉之实的传统历史悠久啊),包括8艘CMB-55型(这个数量后来还有所增加)鱼雷快艇,它们的任务是确保对白军的供给线畅通,并保证喀朗施塔得(Kronstadt)、摩尔曼斯克(Murmansk)、阿尔汉格尔斯克(Archangel)和其他俄罗斯港口不落入布尔什维克的手中。

1919年6月12日,由于在敌人的封锁下缺乏食物和其他生活必需品,新生的苏维埃俄国喀朗施塔得要塞的红山炮台和灰马炮台在反革命分子的唆使下发生武装叛乱。这两座炮台拥有76—305毫米口径海防炮33门,可以控制科波尔湾东部与芬兰湾绝大部分,这使得本来已经遭到德军和协约国军队双重威胁的彼得格勒(Petrograd)右翼局势更加恶劣。工农红海军波罗的海舰队立即出动无畏战列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Petropavlovsk,12门305毫米炮)号和前无畏战列舰“圣安德烈”(Andrei Pervozvanny,4门305毫米炮和14门203毫米炮)号、大型防护巡洋舰奥列格(Oleg,12门150毫米炮)号对炮台进行压制性射击,掩护陆军平叛。其中“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就发射了568发305毫米炮弹,“圣安德烈”号则发射了170发305毫米炮弹和408发203毫米炮弹。

偷袭喀朗施塔得军港

甘古特级战列舰

“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战列舰,1921年改名为乔.保罗.马拉(Jean-Paul Marat,法国大革命雅各宾派领袖之一)号,属于甘古特(Gangut)级,排水量27170吨,长184.8米(606英尺),宽26.9米(88英尺),吃水9.3米(31英尺)。马力61100匹,最大航速23.4节(每小时43.3公里)。编制1286人。四座三联装305毫米主炮,10门120毫米副炮,6门76.2毫米高射炮,14门37毫米机关炮,10门12.7毫米机枪,89门7.62毫米机枪,4个450毫米鱼雷发射管。

偷袭喀朗施塔得军港

1918年时候的圣安德烈号战列舰

“圣安德烈”号战列舰,标准排水量17400吨,满载排水量18590吨,长140.2米(460英尺),宽24.4米(80英尺1英寸),吃水8.5米(27英尺11英寸)。17600匹马力,最大航速18.5节(每小时34.3公里)。编制956人。两座双联装305毫米炮,四座双联装203毫米炮,六门单装203毫米炮,12门120毫米炮,4个450毫米鱼雷发射管。

偷袭喀朗施塔得军港

奥列格号巡洋舰

“奥列格”号巡洋舰,属于“防御”(Protected)级,排水量6645—6752吨,长134米,宽16.6米,吃水6.3米。马力23000匹,最大航速23节。编制589人。2座双联装150毫米炮,8门单装150毫米炮,12门11磅炮,8门47毫米炮,2门37毫米炮,2个15英寸(380毫米)鱼雷发射管。

工农红海军由于革命战争形势紧张,大量水兵被抽调到陆地战线参战,大型舰艇因为缺乏必要的维护保养和足够的操纵人员而无法作战,只好被当成浮动炮台使用,而“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和“圣安德烈”号就是波罗的海舰队仅有的恢复现役的战列舰。在此之前的5月30日,“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用它的12门305毫米炮向正在科波尔湾用炮火支援尤登尼奇白军的英国舰队猛烈开火,让只有轻巡洋舰和驱逐舰的英国人只得狼狈不堪地逃走。因此这两艘战列舰早就成为了英国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偷袭喀朗施塔得军港

艾格上尉(中)

17日,为了支持红山的水兵暴乱,英国人组织了一次危险性很大的偷袭行动。CMB-4号鱼雷快艇在现任艇长奥古斯塔.威灵顿.谢尔顿.艾格(Augustus Willington Shelton Agar,1890—1968年)海军上尉的指挥下,与另外一艘CMB偷偷地潜入了戒备森严的喀朗施塔得海军基地。

不过这次行动却不是前文所述那支“维和舰队”组织的。实际上,艾格和他的两艘CMB隶属于英国外交部的秘密情报机构,一开始的职能只是用来运送特工偷渡。虽然这两艘CMB作为老式的40英尺型已经有点落后了,但凭借它的浅吃水和高航速,仍然可以作为理想的特务交通工具使用。

偷袭喀朗施塔得军港

CMB-4号鱼雷快艇,可见该艇很小

偷袭喀朗施塔得军港

CMB-4尾部鱼雷槽特写,该艇只能携带1枚鱼雷

正因为干着这样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这群海军军人即使在芬兰境内的基地也不得不穿着平民服装,如果一旦被俘,他们铁定会被当成间谍处死。不过胆大包天的艾格似乎根本没把这个放在心上,他认为红海军的战列舰对皇家海军“保护”刚从俄国独立出来的芬兰、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的波罗的海“维和”舰队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便自作主张地决定用自己手中仅有的两艘CMB决死一击。

偷袭喀朗施塔得军港

奥列格号翻沉后仅有少许舰体还露在水面上

ao lie ge hao fan chen hou jin you shao xu jian ti hai lu zai shui mian shang

偷袭行动一开始就出了岔子,艾格的僚艇因故被迫返航,现在他只能用一艘艇来进攻了,而且只有一颗鱼雷,这意味着他只有一次机会。他高速穿过一艘巡逻的红海军驱逐舰,发动机的噪音惊醒了俄国人,艾格为此挨了一顿炮火。但他绕过防波堤后,却没有找到此行的主要目标——“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便只得把目标对准6645吨的防护巡洋舰“奥列格”号。CMB-4号驶抵到距离“奥列格”号450米的地方才发射鱼雷,准确地命中了目标。这艘在日俄战争对马海战中逃出生天的幸存者,显然是被击中了要害,未能再次创造奇迹,很快地沉入海底,幸运的是大多数船员得以生还。CMB-4号的船体也被四面八方射来的炮火击中,但艾格仍然驾驶着受创的艇冲出了敌港,返回基地。

偷袭喀朗施塔得军港

被送进博物馆珍藏的CMB-4号

偷袭喀朗施塔得军港

描述艾格这次大胆袭击的明信片

单艇独雷、深入虎穴,能取得这样的战果是十分惊人的,艾格为此被授予英国的最高荣誉——维多利亚十字勋章,晋升为海军少校。不过其支援叛军的目的则未能达到,因为在红海军战列舰的巨炮轰击下,叛军已经在前一天就投降了。

当前文章:http://www.hemu88.com/2eekl/152982-155037-47830.html

发布时间:05:08:50


{相关文章}

你还在用“病毒营销”传播自家的产品吗?out了

????

如果你是互联网时代的营炉石奇兵新卡_前沿新闻网销人,有个名词你一定听过,那就是“病毒营销”。

它是指,某件产品具有像病毒一样传播的特性——一个人传给两个人,两个人传给四个人,以此类推。随着扩散的持续发酵,王者荣耀kssc速推_前沿新闻网同一级别上扩散的人数将呈指数级增长,最终形成传播效果的“引爆”。

这两年成功的“病毒营销”的例子还真不少。譬如新世相的职场课海报,百雀羚的长图广告,《小猪佩奇过大年》的预告片等等。这些刷屏的案例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各自的产品都突破了“圈层效应”——不论你是金融圈,房地产圈还是学生党,都有大批“自来水”在自行转发。

你还在用“病毒营销”传播自家的产品吗?out了

因此,说实现“病毒传播”是每个现代营销人梦寐以求的事,一点也不夸张。

然而,“病毒传播”并不是完美的,它有个明显的问题在于——传重庆飞保时捷女司机_前沿新闻网播的过程难以被有效跟踪。

假如,有人说他们在“病毒传播”,得先画上个问号。毕竟,到底怎么样的传播量级才农商行和农商银行一样吗_前沿新闻网算是“病毒传播”?没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定论。别说外人了,连他们自己都压根没法能证明。

恕我直言,很多拿钱渴望砸出“病毒传播”的做法,其实只是自我狂欢+自欺欺人而已,不是说你的朋友圈刷屏了产品就是刷屏了。因为同一圈层的刷屏,意义并不大。

因此,如果想换个路子实现产品的疯狂传播,西门君给你支个新招——采用“广播扩散”的方式。

你还在用“病毒营销”传播自家的产品吗?out了

“广播扩散”是指,大量的人从同一个源头获取产品的信息。这个源头就像一个广播电台一样,可能同时有数十万甚至百万人收听。这之后,他们会逐渐了解到这个产品,然后开始是否考虑使用它。

《五十度灰》这本小说你应该听说过,它在全球卖了1.5亿册,是兰登书屋有史以来最大的畅销书。可是你知道吗?这本书在2011年底的时候,其实是一个连流行都算不上的产品,一年仅仅卖出了几千本。但到了2012年下半年,它突然卖出了超过两百万册,一跃成为了轰动全球的文化产品。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背后的原理,其实就是三个环节的“广播传播”。

第一,《五十度灰》的作者白鹿台风气象_前沿新闻网在一家同人小说网站上拥有500多万名粉丝。当她发布公告宣布即将出版纸质版《五十度灰》的时候,这个群体热烈呼应,成为了购买最初几千本书的主力,为后续的产品推广埋下了种子。

第二,得益于首批的读者群体的集体好评,《五十度灰》在某书评网站上拿到了最佳言情小说第二名。而这引来了好莱坞高管的Costco市值暴涨560亿_前沿新闻网注意,他们开始酝酿改编电影的想法。

第三,兰登书屋这个全球最大的图书出版公司的分销和宣传。通过兰登书屋的背书,这本书很快就登上了《纽约时报》的头版。同年4月初,作者登上《娱乐周刊》杂志的封面,并且接连出现在几个广播电台的节目里,节目的观众群体加起来有上千万。

你还在用“病毒营销”传播自家的产品吗?out了

从《五十度灰》的成功中,我们可以认识到,“广播扩散”才是使这本书从一个潜在的流行产品一跃成为现象级产品的最大推手。

所以,当你下次发现运用“病毒扩散”不顺的时候,不妨考虑一下“广播扩散”的方式。

确实,病毒扩散和广播扩散有些时候很容易混淆,因为广播传播到了巅峰期,也自然而然成了一种病毒传播。

西门君觉得,两者最大的不同,是冷启动方式的不同。

比如你同样有五十万,你找了三个KOL(关键意见领袖)开始第一轮的传播,当他们的粉丝开始口耳相传了,着就是“病毒传播”,走的是“质”。

又或者,你把五十万拿去地推,或者干脆在各个微信群发红包求转发。转发的人多了,“叠加效应”自然也会引爆传播了。这就是“广播扩散”,走的是“量”。

你可能会问,我不能两个方式一起用吗?当然可以,只要你有足够的启动资金,随你怎么砸总能砸出点水花。

什么?你没钱还想做出刷屏的产品?朋友,那我劝你还是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作者简介:西门君,前《跑男》一二季现场导演,目前就读浙大传播学在职研究生。关注我,学习最接地气的传播学知识。商务合作请私信。